首页 >> 文化 >> 文学 >> 正文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高密新闻网 2018-3-15
欢迎登录“高密民声在线” ,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
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李章合

今天是2018年3月3号,星期六,农历正月十六。清晨,天刚朦朦亮,我便与妻子早早起了床,准备完成过年的最后一道程序——收灯。
按照老家传统习俗,过完正月十五元宵节,到了十六这天早上,要趁太阳未出风未起之时,把连续挂在家门口15个昼夜的大红灯笼收起来。这样才算真正过完了春节,开始了新的一年。如果灯笼能完好无损地收回家,就预示着全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所以每逢正月十六这天,人们会起得特别早,生怕天明风起,影响收灯。
我与妻子虽然起得很早,但并未早过85岁的老父亲。当我夫妻走出卧室时,父亲不知何时早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年轻人尽管不在身边,但收灯这点小活俺俩还能干,你这么大年纪了,不用大早晨起来跟着忙活。”
“我帮你俩扶扶梯子,打个下手呗。”
收完灯笼,回到屋内已是八点多了,本想赶快忙着给父亲做早饭,以确保早上按时服药。可父亲今天好象有些心事:“做饭先不用急,我有个事情想办办。”说完,他从床头拿起那个连续使用了十几年、曾让我帮着修补数次的破旧皮革提兜,接着又伸手从里往外拿着什么。
我知道,那提兜是父亲的“小金库”、“百宝箱”,里面除放有身份证、医保卡、手机、钥匙等物品外,还装着他多年来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款存单和我们子女孝敬他的临时另用钱。至于数额多少,我们五位子女没人察看,也没人打听。父亲对外一直守口如瓶,从未对任何人透露实底。
父亲将提兜视为生命,走到哪带到哪,晚上睡觉就放在自己枕头边上,每次醒来往往先摸摸提兜在不在。
在我和妻子大惑不解时,只见父亲从提兜里掏出了几张存款单和一摞人民币,他边往我妻子手里塞,边真诚而又动情地对我俩说“这是两万块钱的存折,一万三千块钱的现金,放你们这里用吧。这趟元宵节,让我想明白了,村里再好,也没有城里强。这唱戏耍景的真是好,城里比村里热闹得多。往后我就住在这里,不往老家跑了。”
父亲年轻时一直在村里当干部,曾先后担任过村儿童团长、大队民兵连长、村党支部副书记、大队长等职务。他喜欢文艺,天性好动,是远近闻名的“高跷头”、“茂腔迷”。
上个世纪的七十、八十年代,我们兄妹先后参加工作离开村子,在外地或县城安家立业,老家只有父亲、母亲相互照顾,共同生活。二十五年前,母亲因类风湿、脑血栓等多种疾患,被我们接到县城长期住院治疗。后来病情加重,从生活不能自理到最后成为完全植物人。那些年,子女们反复动员父亲来县城居住,他却总是以“光伺候你娘一人就够呛了,我不能再来添麻烦”,“城里人生地不熟,生活起来不习惯”,“年纪大了净毛病,与年轻人住在一起不方便”等理由予以拒绝。2009年,母亲病逝,父亲也已七十六岁,且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多种老年病,在村里独居一人生活,子女越来越不放心。于是,我们兄妹轮番劝说,苦苦相求,并通过众多亲友共同做思想工作,才使父亲勉强答应“在县城与老家来回两头住”。
其实,我们儿女心里有数,父亲之所以不愿来县城居住,真正的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嫌城里文化生活单调乏味,没有村里过年过节热闹。我们多次说明,城里文化活动比农村多,且水平也高。可说一千道一万,老人总是改变不了观念。
今年春节前,我在潍坊工作的儿子儿媳添置了新楼房,我和妻子以“新房第一年除夕要有人住”和“儿子儿媳春节都值班”为由,好说歹说才携父亲一起,于腊月二十八日赶往潍坊,让一家四代人欢天喜地过了个团圆年。未曾想,正月初三早上刚送完年,父亲就逼着我们把他送回了老家。
正月十四日上午,当我叫上出租车行程20公里赶回老家拉父亲来县城过元宵节时,父亲答应的还不很痛快。到今天早上,仅仅相隔1天多的时间,态度为何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我终于明白了,是县城丰富多彩的节日文化活动强烈吸引了老人家。
正月十四日下午,高密大剧院一位朋友听说父亲爱听茂腔戏,就给我送来了2张票。晚上,我陪父亲全程观看了高密茂腔青年团演出的传统戏《金玉簪》。我父亲对高润滋、张其荣等高密茂腔剧团老一辈演员的名字如数家珍,有的还曾有深交。对宋凤江、夏美华等第二代演员也十分熟悉,有几位下乡演出时还曾在我家吃住过。但对高密茂腔青年团的情况不甚了解,看完演出后,老人心情特别激动,反复念叨说:“高密茂腔有后人了,高密茂腔有后人了!”尤其听人说,这是剧团春节后专门安排的《迎新春唱大戏·茂腔周演出活动》最后一场,前几天已连演六场,后边还会组织街头系列演出的消息后,更是兴奋不已。
昨天上午,市里在人民大街举行元宵节文艺大展演活动。早上六点半,提前吃罢早饭,我与妻子就陪同父亲来到市委市政府门前,抢先选取了最佳位置。耍狮子,跑旱船,扭秧歌,踩高跷……父亲坐在前面马扎上,我与妻子在后面担当人工屏障,在人多风大的情况下,让老人开了眼界,饱了眼福。
昨天下午,父亲午休起床后,先是喝着热茶,认真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政协记者招待会现场直播。吃罢晚饭,在我和妻子及两位妹妹陪同下,父亲又去文体公园观看了元宵节大型灯展和烟火晚会。
终于,父亲的观念改变了。他决定从此在我家住下来,享受晚年幸福快乐的生活。看来,老人不仅需要物质生活的富足,还需要陪伴,需要精神文化生活的充实和丰满。
(写于2018年3月3日,农历正月十六上午)
(责任编辑:张艳艳)  
 

世界杯官方投注官网